公司动态

“塑化剂超标”、“三公”消费锐减,对于白酒行业尤其是高档白酒厂家和经销商来说,已经过去的2013年一季度“日子并不好过”。记者走访苏城多家大型商场、超市后发现,53度飞天茅台、52度五粮液等高档白酒价格下降幅度较去年最高点达到三成左右,但依然少有问津。市场的乏力也传导到了白酒生产企业,相关上市公司一季度净利润增幅缩小,业内人士表示,二季度是白酒传统销售淡季,低迷态势短期内已无法改变。

名酒降价幅度大门店五粮液销量降80%

想必很多消费者还记得,在2012年春节前,53度飞天茅台零售价曾一举突破2000元,最高零售价一度升至2200元左右,即便这样也还是一瓶难求。

而记者昨天在我市几家大型超市内却发现,曾经的飞天茅台再也”飞”不动了,几家超市内的价格基本都降至1500元左右。单价曾经一度冲破千元的52度五粮液也跌到800元以下,但名酒专柜前几乎没有消费者驻足询价。据一位销售人员介绍,他们现在一周难得会卖出一瓶,“都想过销量会下降,但没想到会下降得这么厉害,几乎卖不动了。”

随后记者又前往竹辉路、东大街、十梓街走访了4家专门经销名烟名酒的门店。十梓街的一家五粮液专卖店里,经营名酒已6年左右的杨亚文告诉记者,从去年12月份开始,五粮液、茅台的销量就开始出现下滑,现在53度飞天茅台1200多元,52度五粮液600多元。顾客如果买得多,价格还能有优惠。

不过让杨亚文挠头的是价格的大幅下调并没有带来销量增长,杨亚文统计后发现与去年同期相比,店内的五粮液销量下降了80%,而且是卖一瓶亏一瓶,“五粮液进价800多元,卖一瓶要亏100多元,卖一瓶茅台要亏300多元,这样下去谁受得了,已经有不少人的店面关闭了。”对于现状,杨亚文的担忧写在了脸上。

同样的一线白酒,国窖1573也难以独善其身。泸州老窖苏州旗舰店总经理刘先生告诉记者,去年国窖1573与泸州老窖中低端白酒的销量几乎平分秋色,但在今年1、2月份,这样的比例已从之前的50%下降至15%,“这种情况对于所有的一线白酒来讲都在上演,但作为中国白酒鉴赏级标准酒品,国窖1573不可能用降价来改变生存方式,最近在苏州的订单已经慢慢增加了起来,这主要是由于我们改变了销售方向,将原先的政府事业单位改变为民营企业,他们的消费能力也很强。”

净利润增幅回落白酒上市公司显疲态

“以前白酒上市公司的季报和年报都是很漂亮的,净利润涨幅动辄就是50%、60%的,不过这个"美好时代"似乎已经过去了。”东吴证券食品饮料行业研究员姜飞对记者说道。

记者查阅多家白酒上市企业一季报后发现,深受“塑化剂超标”事件影响的酒鬼酒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大减91.51%。生产国窖1573的泸州老窖一季度净利润同比下滑11.64%。而贵州茅台、五粮液、以及“梦系列”的洋河股份一季度净利润同比都有所上涨,涨幅分别为21.01%、18.91%及6.53%。“虽然一季度是销售旺季,但相关上市公司净利润同比增幅下降明显,销售端的乏力影响已经开始显现了。”姜飞向记者表示,其实净利润增幅回落还并不能完全说明白酒销售乏力所产生的影响,预收款项的大减才充分体现了这种“乏力”。

姜飞告诉记者,所谓预收款项,简而言之就是白酒经销商在拿货之前付给白酒企业的货款,“先打款后发货,这是白酒生意火热时白酒生产企业定下的规矩,那时候白酒企业处于一个强势地位。”

记者查阅一季报后发现,在预收款项这一栏,均出现下降。其中,五粮液、贵州茅台这些全国知名的高端白酒上市公司在这一项的降幅都超过40%。“由于受市场不景气的影响,经销商怕库存压力过大,进货积极性下降,甚至不太敢进货,于是就造成了这样的结果。”姜飞说。“目前这个低迷的状态,如果没有大的利好刺激,估计在短期内还无法改变,景气度下滑已成定局。”姜飞分析认为,二季度是白酒销售的传统淡季,目前整个行业在趋势上没有向好的信号发出,相关上市公司今年中报堪忧。

空前销售压力下名酒品牌匆忙转型

很多开车族应该对广播中时间长达半小时左右的茅台或五粮液促销节目不陌生,对于飞天茅台来说,这类“典藏”款的名酒价格稍低,一瓶价格三四百元,但其销售情况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车主金先生表示,虽然他以前也不时会喝五粮液,但这样的白酒他是不会去买的,“原先就走高端路线,现在突然这样总感觉不是那么回事。就像保时捷的跑车一样,紧急生产出来的中档车型绝对不如同等级的其他品牌,性价比肯定差得多。”而记者也发现在一些大型超市中,茅台的中低档酒品种在今年第一季度变得多了起来,有的甚至只卖到90元一瓶,而且还是买一送一,但记者询问销售员后得知,销量并不如其他的品牌。

而这对于原先就属于“金字塔”形产品分布的泸州老窖和洋河系列酒来说,他们的日子相对来讲轻松不少。

刘经理告诉记者,由于国窖1573销量下滑,目前公司已经对中低端品类进行了及时补充,而通过近两个月的销售情况来看,三四百元的酒更受欢迎,“因为是旗舰店,有一些酒在商超中都是买不到的,这也为我们销量的提升打下很好的基础。”

另外刘经理告诉记者,为了迎合市场需要,店内将新增加三款百元以下的酒品,争取吸引到更多的客户群。

部分门店人去楼空泡沫破裂或是好事

白酒中的价格泡沫很多人应该都不陌生,这导致近几年大批的名酒商行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杨亚文对此则颇有感触,“几年前十梓街上就我一家卖高档白酒的,几年来这条路上新开了好多家,就算没有塑化剂、限制三公消费的影响,客户分流也很明显。”杨亚文告诉记者,他一位同样销售高档白酒的老乡由于最近生意惨淡,把店转掉了。

记者来到杨亚文所说的这家店,店址位于干将路北侧、市政府对面,但店早已“改头换面”,变成了空调的专卖店,店里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搬到这里已经有一个多月了,由此推算,在3月份的时候,这里已经“人去楼空”。

对于国家政策对一线白酒带来的冲击,刘经理直言不讳的表示,挤出来了泡沫,高档白酒降价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很多白酒价格虚高,其真正的品质其实与售价并不匹配。”

刘经理表示,多年来白酒消费方面陷入怪圈,价格泡沫越吹越大,“喝酒的人不买酒,买酒的人不喝酒。高档白酒很少有人买给自己喝,公款吃喝、送礼办事给白酒的真实价格披上了厚厚的纱,一般的家庭基本不会花上千元买一瓶白酒回家自己喝,最终让老百姓愿意掏钱购买的,还是那些性价比较高的白酒。”

对于这次白酒的“苦日子”,姜飞也持有与刘经理类似的看法。他认为,降价有利于激发私人消费、普通公众消费的活力,这对于白酒价格趋向合理,挤掉泡沫是有好处的。“普通公众消费是讲究性价比的,为了保持销量,白酒企业必然会去迎合市场需求进行调整,在定价方面也会趋于合理,合理的定价带来稳定的销售,最终带来企业利润的理性增长,这于己于消费者都是一件好事。”